青年科技工作者系列专访|苏良碧:为世界先进激光装置“量身定制”新材料

时间:2019-04-19 12:00:01 来源:烟台汽车网 当前位置:大学英语天地 > 文摘 > 手机阅读

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

中科院上海硅酸盐研究所人工晶体研究中心主任苏良碧,进入新材料领域已有16年,具体研究的是激光晶体。

个人档案

姓名:苏良碧

单位:中科院上海硅酸盐研究所

职务:人工晶体研究中心主任

苏良碧在实验室  郑莹莹摄

10问10答


Q1:用最通俗地语言向大家介绍你的研究领域?

A1: 用人工的方法制备宝石、钻石之类的材料,一般称之为“长晶体”,如果放大一亿倍,就像搭积木,但只有一种或少数的几种方块,组成一种图案,然后单调、重复不变地堆下去。


Q2:用一句话形容你自己:

A2: 一息尚存,从吾所好。


Q3:最近在忙什么?

A3:长晶体。


Q4:你最崇拜的科学家?

A4:钱学森


Q5:科研工作最吸引你的是什么?

A5:永远也做不出没有任何缺陷的晶体。


Q6:你会如何缓解压力?

A6:听音乐。


Q7:推荐一部你喜欢的电影

A7: 窃听风暴》。


Q8:推荐一本你喜欢的书

A8: 《追风筝的人》。


Q9:如果不从事科研工作,你最想做什么?

A9: 陪家人旅游。


Q10:最大的梦想?

A10:随心所欲地制备出各种各样的晶体,并且很有用。

10多年前,苏良碧和同事一起研制的新材料,出口后用于德国、奥地利的激光装置;现在,他带领团队,为中国正在崛起的国之重器“量身定制”新材料。

  “以前,业界专家评价我们是‘墙内开花墙外香’,国内研制的新材料,在国外用;而今随着中国大科学装置的兴起,我们是‘墙内开花可以墙内香’。”苏良碧说。

  钻石、食盐、水晶,这些都是自然界中常见的晶体材料,而激光晶体则是用于激光装置的人工晶体材料。苏良碧解释说,“激光材料是激光器的心脏,通过激光材料才能产生激光。”

  苏良碧出生于湖北,在武汉理工大学读了6年的材料学专业后,2002年来到中国科学院上海光学精密机械研究所攻读博士,开始接触激光晶体,毕业后,先后在上海光学精密机械研究所、上海硅酸盐研究所工作。

  一代材料,一代器件。苏良碧介绍,以前中国的各种大型科学装置,即所谓的国之重器相对较少,对材料发展的牵引不明显,“以前,我们的需求牵引都在国外,我们的材料都是以原材料形式出口到国外去,所以很多时候我们做出来的工作,在国内的显示度就没那么大。”

  这几年中国国内开始建造一批大科学装置,其中就包括超强超短激光装置等,苏良碧说,这对做激光材料的人来说,是迎来了新的发展机遇。

  “以前很多时候别人会问,你们的材料做出来用在哪?答案并不明确,做材料研究的人闷着头做实验,做出来的新材料短时间内难以实现真正的应用”,苏良碧说。

苏良碧在实验室  郑莹莹 摄

现在,随着中国经济实力的不断增强,多种战略性新兴产业得到大力发展,各种面向国家战略需求的“国之重器”正在建造,这对苏良碧这些做材料的人来说,就有了需求牵引,让他们可以助力中国一些高端技术的发展。

  苏良碧的团队目前正在研制的便是新一代激光晶体,现在处于攻关的关键阶段,希望用于未来能够以重复频率工作的超强超短激光装置。

  他透露,目前面临的难点主要有两方面:一是大尺寸,以满足激光工程所需;二是光学均匀性要好。

  “这个材料行不行,未来能不能用于新一代超强超短激光装置,国际上没有先例,需要我们去探索。我们若做出来,能用得上,将是一件非常值得自豪的事情。”他说。

  去年年底,苏良碧团队在大尺寸新材料的光学均匀性上取得重要突破,“很激动,我们当时度过了非常困难的一段时间,因为前期是以基础性、探索性研究为主,到2013年开始转向实际应用,这个过程的跨度比当初预想的要大得多。”

  苏良碧说,新材料从研制出来到实现真正应用之前,这个阶段的研发工作显示度并不高,“因为这个阶段主要是解决一些关键技术问题、工程化问题,很难发表高影响因子的论文;再加上其实你也不确定最终是否能成功,这个过程就比较痛苦。”

  他坦言,能够长时间地坚持做一种材料,实际上并不容易,很多时候即使科研人员愿意坚持,但难以得到经费的支持。他觉得自己很幸运,得到了中国国内许多有远见的激光科学家的支持,“他们很有战略眼光,不会只关注这个材料在国外有没有用过、用得怎样,而是从我们研制的材料本身出发,去判断它有没有应用前景,这是难能可贵的。”

  得益于这批新材料的“伯乐”与“千里马”,中国在激光新材料领域越走越快。谈及中国在这个领域的发展情况,苏良碧说,中国在激光材料领域一直没有落后于国外,基本上处于国际先进水平,现在发展得更快些,“随着一些重大工程的需求牵引,比如说上海超强超短激光装置等,中国在部分领域已处于领先地位。”

  这两三年,苏良碧的团队通过不懈努力取得了突破性进展。未来,他们还有更长的路要走。谈到梦想,苏良碧说,做材料的人,最大的心愿就是做出的材料能被用上,“做出有用的材料,为国家发展作出一点自己应有的贡献。”


来源:中科院上海分院

近期热点推荐

2018年创新人才推进计划拟入选对象公示 | 促进上海市生物医药产业高质量发展行动方案(2018-2020年) | 2018上海科技节先进集体、个人和优秀组织名单 | 市科技创新券管理办法(试行) | 上海市科技专家库管理办法 | 2018年度上海工程技术研究中心评估清单

长按识别二维码

  关注“上海科技”

喜欢的话记得给小科点个赞

上一篇援军进入配水池,报告上级:无需工兵,战壕已被烈士遗体填平

下一篇学者前去拜访成吉思汗后裔,见到本人后却感慨道:他不是蒙古人

相关文章:

文摘本月排行

文摘精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