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名家名作]电脑的幽默

时间:2019-10-09 12:00:02 来源:数字化企业网 当前位置:大学英语天地 > NBA > 手机阅读

我早已习惯了电脑写作。字词、词组或常用短句都可以飞快地连着敲出来。久而久之,用笔反而不顺手了。可电脑有时也跟我开开玩笑,叫我哭笑不得。

我想连着打“从容”这个词,显示出的竟是“偷窃”。我疑心自己敲错了,可反复多次,仍是“偷窃”。后来软件升了级,显示出的就是两个词了,一是“从容”,二是“偷窃”。不管怎么说,“从容”和“偷窃”成了孪生兄弟。我不禁想起早几年办公室被盗的事。那天我一早打开办公室,发现里面一片狼藉,立即明白昨夜有不速之客光顾了。我马上保护现场,打电话报警。一会儿公安局的人来了,他们看看这场面,就说是惯偷干的。你看,这烟灰一整节一整节掉在地板上、桌子上,说明这贼干得很“从容”,一边叼着烟,一边撬着锁,说不定还哼着小曲哩!的确,如今“偷窃”是越来越“从容”了,小盗“从容”地登堂入室,大盗“从容”地攫取人民血汗。纵是新版软件,“从容”不也排在“偷窃”前面吗?

        我想打“毛病”,显示出的竟是“赞美”,风马牛不相及。可细细一想,这中间似乎又有某种耐人寻味的联系。有“毛病”的人受“赞美”的事儿并不鲜见,而真正没“毛病”的人往往得不到“赞美”,甚至还会吃亏。我想设计编码程序的人并没有想这么多,可偏偏无意间提示了生活的某些规律。是不是冥冥之中真有某种乱力怪神在俯视苍生?更可怕的是有些载誉天下的人满身不光是“毛病”,而是“大病”。我每次打“资本”,都打出个“酱”字。我想“资本”是最常见的词,应该可以联打的,却偏偏打出的总是个“酱”。我不由得想起柏杨先生把中国称作酱缸的比喻。这是很伤中国人面子,却又很贴切的讽刺。再想想这“资本”,真是个好东西,但确实也有“酱缸”的味道。不少同“资本”打交道的人,就像掉进了“酱缸”里,没多久就脏兮兮的了。这些年赚钱最快的就是所谓“资本”运作,空手套白狼,可成大富翁。中国堂堂“资本”市场的所谓股市,可以说是个大大的“酱缸”,黑黑的“酱糊糊”里爬着很多胖乎乎的白蛆。

有时候我想打的词虽然错了,却错得有道理。比方我打“含量”,显示的却是“会计师”。“含量”也许要请“会计师”来计算。又比喻我打“生存”,显示的是“自下而上”。软件升级后,也是同时显示两个词,一是“自下而上”,二是“生存”。这也有道理,人们求“生存”的过程,总是“ 自下而上”的。所谓人往高处走,水往低处流。可有些人“自下而上”的历程却是一个巴结讨好、吹牛拍马、见风使舵……总之是一个令人讨厌的历程。

连着打“告状”,屏幕上出现两个词:一是“街头”,二是“告状”。“街头”居然还排在“告状”前面。无意之间,电脑又破译出了中国的某种传统。照理说,告状古时候是上衙门,新社会是上法院。可是中国的“告状”自古以来就同“街头”有缘。旧时若逢贪官污吏当政,衙门八字开,有理没钱莫进来。老百姓背了冤屈,喊天不应,叫地不灵,只好等着上面来了青天大老爷,上街呼号,跪道拦轿。如今时代不同了,跪道拦轿肯定行不通。官员们的轿车开得飞快,小心轧死你!如果是更大的官员出行,警车呼啸,警察喝道,你哪怕拼着老命想往车上撞都轮不上。可是上法院呢?老百姓心底又不踏实。都怪谁编了顺口溜:法官帽子两头翘,吃了原告吃被告。老百姓最终还是相信政府,于是就总往政府门口去喊冤。哪级政府的门口不成天堵着上访的民众?只怪政府没搬到深山老林里去,总扼守“街头”要津,那里便总是老百姓“告状”的场所。

这样的幽默我碰上很多了。最叫人啼笑皆非的是我打“呼声”,眼前出现的竟是“吃亏”;我打“依法”,冒出来的却是“贪污”。结果“群众呼声”就成了“群众吃亏”,“依法行政”就成了“贪污行政”。“群众吃亏”的事是经常发生的,同时那些有勇气反映“群众呼声”的人往往也会“吃亏”。我认识的一些有良知的作家、记者或其他知识分子,他们的境遇多半不太好,总在“吃亏”,就因为他们表达了“群众呼声”。而有些天天喊着“依法行政”的人其实是在“贪污行政”。很多蝇营狗苟的事也多打着法律的旗号,所以“依法”和“贪污”有时的确也让人弄不清谁是谁,云里雾里的。真是不胜枚举,比方“执行”二字连着打,出现的竟是“招待”;后来五笔输入法升了级,连打“执行”时,出现“招待”“执行”两个词,“招待”仍在前面。电脑程序无意间又道破了天机:假如法院判了案子,真要“执行”,先得好好“招待”那些老爷们。


电脑的幽默(续)


早几年写过一篇游戏文字,叫《电脑的幽默》。天天用电脑写作,天天敲着86版王码,冷不防就碰上好玩的事情。如果留心记下来,可道出很多故事。只惜过于疏懒,差不多都忘记了。有几个词印象深刻,拿来说说。

比方打“谎言”时,出现的词语竟是“诺言”。实在是奇了,“谎言”同“诺言”本身就是双胞胎。轻许的“诺言”最易成为“谎言”,而“谎言”常蒙着“诺言”的面纱。我们有时不太相信有些人的“诺言”,就因为听他讲了太多的“谎言”。我想不通的是电脑怎么知道“谎言”同“诺言”的亲缘关系如此之近呢?

“民意”两个字,应是最常用的,可是连着打不出来。出来的是“民间”二字。似乎又暗道了某种真相:“民间”再怎么都是存在的,而“民意”常常无以伸张。我们有广大的“民间”,而 “民意”呢?要么集体无意识,要么被漠视,要么被伪民意所取代。你敢说电脑不神奇吗?

“造谣”这个词全世界都有,只是发音和书写不同而已。可是电脑里连续打,打出的是“毛衣”,二者全无关系。可稍加联想,发现“造谣”同“毛衣”还真是暗通神气。因为“造谣”需要编造是非,同织“毛衣”一般道理。有个成语叫“深文周纳”,指的是给人莫须有的定罪,亦有编造罪名害人之意。同“造谣”密切相关的词当然是“谣言”,可是连打“谣言”出现的却是“诼”字。这下更奇了。“诼”字因为不常用,很多人不明其意。这个字的意思就是“谣言”,有个书面词就叫“谣诼”。

再想说的是“美女”。连着打“美女”,跳出的竟是“凄”字。这是否应了“红颜多薄命”的老话?似乎越是驾名车、住别墅的“美女”越容易成为弃妇,同“凄”字有难解之缘。王码程序员绝对没有想到这层意思,似乎就是天意了。不但如此,连续打“美人”,跳出的词却是“病人”。“美人”同“病人”何干?原来很多“美人”日常过的就是“病人”生活,她们今天隆胸明天垫鼻,不是隔三岔五往医院跑吗?“美人”就算天生丽质不用改装,也得用尽各种驻颜佳品,这同“病人”用药又相去多远?还有心态上的美“病人”,担心美人迟暮呀,担心打入冷宫呀,自不消细说了。

 

       王跃文,著名作家,湖南省溆浦县人。湖南省作家协会主席,湖南省政协文教卫体和文史委员会副主任,中国作协主席团委员。湖南省德艺双馨艺术家,全国文化名家及四个一批人才。曾获鲁迅文学奖、湖南省文化创新奖、湖南省文学艺术奖、湖南省青年文学奖,以及《小说选刊》《中国作家》《当代》《中篇小说选刊》等多家文学刊物奖。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《国画》《梅次故事》《亡魂鸟》《朝夕之间》《大清相国》《苍黄》《爱历元年》,中短篇小说集《漫水》《无雪之冬》,杂文随笔集《幽默的代价》,访谈录《王跃文文学回忆录》《无违》等。其中《漫水》在英国翻译出版,《大清相国》在日本翻译出版。其作品既有对现实生活的锐利表达,也有对历史长河的人文发现,以及对原乡故土的深情回望,在文坛和读者中享有盛誉。


来源:湖南散文




上一篇《你的名字》:比创意更重要的是优秀的故事结构

下一篇诸葛亮博古通今的功臣——“三宝”

相关文章:

NBA本月排行

NBA精选